宦海官途
    作者风流小二   时间2024-01-29浏览38
    为您推荐:

    做官要有两颗心,一颗是责任心,一颗是良心。且看秦峰一个最偏远乡镇的基层公务员,带着这两颗心怎么在尔虞我诈的权力游戏里一步步走向权力的巅峰。

    宦海官途无广告阅读

    通过微信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

    恶心的男人

    王云飞眯着有些阴冷的小眼睛看着杨德林道:“你能确定是许国利亲自安排的?”

    “除了他还有谁?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啊。”杨德林挑拨着王云飞和许国利的关系。

    王云飞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着。

    “我把那小子安排去守水库,他马上就把人给我弄回民政办,还特意加了个副主任给这小子。呵呵……许国利这是故意恶心我,报复我插手人事。”王云飞发出了一声冷笑,脸色十分难看。

    “乡长,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。我们好不容易把这小子赶到碧山水库去,我相信要不了三天这小子就会自己辞职走人。”

    其实要把秦峰逼走的不是杨德林,而是王云飞,杨德林只是替王云飞出面办事而已。

    “那你说不这么算了能怎么办?”

    “许国利这次调动没有任何手续,也没走程序,这是违规的,完全无效。”

    “那我把那小子调到水库去走了程序吗?许国利是故意这么做的。”

    乡镇的管理比较混乱,特别是碧山乡这种偏远的地方,有时候领导的话比制度更有用。

    “那怎么办?让这小子就这么又大剌剌地回来了?还跟我平起平坐?”杨德林不能接受,他的脸往哪放?

    “你急什么?只要这小子还在民政办,是圆的还是扁的不随你捏吗?他那个副主任有个屁用,能跟你比?下次你再找个机会整死他不就行了。我犯不着为了他跟许国利直接对着干。”王云飞眼神十分阴森。

    “乡长,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背景?为什么胡佳芸和许国利都为了他跟你对着干?”杨德林不解,但是也没忘了继续挑唆。

    “不管他是什么背景都必须整死他。”

    “乡长,你为什么一定要整死这小子?”杨德林问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  “这是你该问的吗?杨德林,只要你把这小子整死,肖波的主任位子下次就是你的。”王云飞许诺着杨德林。

    杨德林听到这眼前一亮,再次意气风发地走出了王云飞的办公室。

    ……

    在民政办坐了一天,秦峰明白了一点,虽然他不明不白地当上了这个民政办副主任,但是这个副主任实际上屁用没有,连工资都没涨一分,更不会有人听他的。

    秦峰该做资料还是做资料,该被人使唤还是被人使唤。不过也有好处,起码杨德林没敢再对他大呼小叫了。

    下班之后,所有人都离开了,唯有秦峰还在办公室里加了好一会儿班才把资料做完。

    秦峰做完资料之后从民政办出来,往中学而去。

    秦峰刚从民政办出来,胡佳芸也正好从楼上下来,远远地看见了从民政办出来的秦峰。

    胡佳芸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早上跑步时偷看她的“恶心”男人。

    而更让胡佳芸惊讶的是这个“恶心”男人竟然是从民政办出来的。

    “他就是秦峰?”胡佳芸嘀咕了一句,然后望着秦峰走出院子的背影深思着。

    而这一切,秦峰全然不知。

    第二天早上,秦峰依旧准时下楼跑步。

    当他来到操场时,远远地见到了正在跑步的女人。

    有了昨天的经验,这次秦峰学乖了,没敢再靠近女人,刻意与女人保持着距离,各跑各的。

    他有些害怕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,更怕自己会又忍不住偷看而被女人“恶心”。

    秦峰刻意与女人保持距离,但是女人却故意放缓了脚步,像是在等着秦峰一样。

    因为女人放缓了脚步,秦峰不可避免地“追”上了女人,因为“害怕”女人,所以在靠近女人时,秦峰加快了脚步跑着,想要离女人远一点。

    “你跑那么快干什么?怎么?怕我?”在秦峰超过女人时,女人忽然说了一句。

    “你在跟我说话?”秦峰愣了愣问道。

    “这里除了你和我还有别人吗?”女人反问。

    “呃……没有,我只是正常速度。”秦峰解释着。

    “昨天盯着我看,今天怎么不看了?”女人一边跑一边问着秦峰。

    “我真没偷看,我只是正常跑步而已……”秦峰再次解释,只是脸稍微有点红。

    “正常跑步会盯着女人看?”女人笑着问。

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秦峰尴尬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  “以后看女人就大大方方地看,大大方方地看那叫欣赏,偷偷摸摸的那是偷窥。”

    秦峰很想找个地缝自己给钻进去。

    “我真没有偷看你……我只是……”秦峰还想解释,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    “你为什么会住在这?”女人摘下运动耳机,喘着粗气,脸上香汗淋漓,看起来更加诱人。

    “单位安排的。”

    “单位安排的?那不是一栋废弃的学生宿舍吗?已经很多年都没人住了。你告诉我谁安排的?”女人忽然停住了脚步问着秦峰,语气有些冷。

    “无所谓,我觉得挺好的,有个地方住就行了,我一个大男人没那么多讲究。”

    “你能这么想倒是让我挺意外,也对,年轻人吃点亏不是坏事。”女人说着又开始跑。

    秦峰也跟着女人跑着。

    “你以前也经常这么偷看女人吗?”

    “我……我真没偷看……”秦峰没想到女人把话题又转到这上面来了。

    看着秦峰脸红可爱的样子,女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忘了自己多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。

    “听说早几天前面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,你听说过这事吗?”女人很随意地问。

    相关推荐
    合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