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运:从遇到美女书记开始
    作者猎奇霸王兔   时间2024-01-29浏览45
    为您推荐:

    从遇到美女书记开始【猎奇霸王兔】著讲述:刚直不阿,但却多谋善断。嫉恶如仇,但谙斗争谋略。李初年是如包公般的干部。愈挫愈勇,绝不妥协!他誓要在这条道路上闯出一番天地!

    官运:从遇到美女书记开始无广告阅读

    通过微信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

    针锋相对

    蔡远来到杨立铎办公室,恭敬地道:“杨书记,邱副镇长把李初年也带来参加会议了。”

    杨立铎顿时眉头一皱,道:“邱副镇长怎么把他带来了?”

    “我当时就提反对意见了,可邱副镇长说我也不是镇党委成员,我能列席会议,李初年为何就不能列席了?把我气的够呛。”

    杨立铎深吸了口烟,沉思了会,道:“你去通知其他人马上到会议室,我一会过去。”

    “是。”

    蔡远随即去通知了镇长谭峰,还有另外几个镇党委成员。

    等其他人都到齐了,又过了十几分钟,杨立铎才迈着四方步来到了会议室。

    邱叔华内心很是着急,受灾的莲都村老百姓还等着安置呢。

    李初年心中更加着急,但他人微言轻,在这种场合,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份。不然,就凭杨立铎姗姗来迟,他也要问个明白才行。

    杨立铎坐下后,看了李初年一眼,脸色很是不悦。又看了一眼邱叔华,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    邱叔华知道杨立铎为何阴沉着脸,与其等他追问,还不如自己先说个清楚。

    “杨书记,这次莲都村受灾,是山洪爆发导致的。咱们镇水利站就李初年一个人,所以我把他也叫来了。”

    如果邱叔华不主动说,杨立铎肯定会发难。

    最终的结果,那就是李初年被轰出去。

    但邱叔华说的这个理由极其充分,杨立铎心中再不满,也不好再发难了。

    其他人也感觉邱叔华让李初年参加这次会议的理由无懈可击,也就都没有表示异议。

    杨立铎道:“我们现在开会,今天的这次会议,议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如何安置受灾的群众。”

    杨立铎是一把手,他这么说,就等于给此次会议直接定了调子。此次会议只讨论如何安置受灾群众,其它的都不要扯。

    大家随后根据杨立铎定的这个调子展开讨论,讨论的结果有两种。

    一种是将莲都村受灾的群众,分散到其它村中去。等莲都村倒塌的房屋修缮好,再让受灾群众返回去。

    另一种就是将莲都村受灾群众,暂时先安置在镇政府大礼堂内。

    镇政府大礼堂是五六十年代修建的,面积很大,可容纳几百人。

    当时修建这个大礼堂的目的,就是为了召开公社大会。

    那个年代不叫镇,而是叫公社。

    主张将莲都村受灾群众分散到其它村中去的,是杨立铎和谭峰等人。

    主张将莲都村受灾群众暂时安置在大礼堂的,是邱叔华和组织委员刘峰。

    杨立铎谭峰等人以压倒式的优势获得了他们方案的通过。

    邱叔华知道自己的方案无望,但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。

    他道:“杨书记,谭镇长,请你们三思。如果将莲都村的受灾群众分散到其他村中去,一是给其他村子增加负担,二是莲都村的受灾群众也不一定愿意去。”

    杨立铎道:“如果让受灾群众都安置在镇政府大礼堂里,这成何体统?”

    谭峰道:“是啊,这还有个镇政府的样子吗?”

   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称是。

    杨立铎还看了一眼组织委员刘峰,神态很是不满,刘峰顿时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。

    事已至此,邱叔华也没法再说什么了。

    杨立铎正要宣布散会,突然有个声音响起:“我认为邱镇长和刘委员的方案是正确的。”

    大家立即朝声音来处看去,发现竟然是李初年说的。

    他们普遍认为,这个声音太不和谐了。

    杨立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很是不悦地道:“李初年,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?”

    李初年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,当即针锋相对:“我既然能列席这个会议,为何我就不能说话了?”

    杨立铎恼火地道:“你懂不懂什么叫列席会议?列席会议,只能听不能说,这是最起码的规矩。”

    李初年道:“我也想只听不说,但你们的决策不对,我才忍不住说的。”

    杨立铎抬手拍了下桌子,恼怒地道:“放肆。”

    杨立铎作为镇党委书记,是南荒镇的一把手,他要是和李初年这个水利员吵起来,也显得他太掉价了。

    谭峰也斥责李初年:“太不像话了。”

    其他几个镇党委成员也在纷纷指责李初年。

    善于察言观色的蔡远,发现杨书记还想发火,但却碍于镇党委书记的身份,不屑与李初年计较。

    这个时候,自己如果朝李初年猛烈开火,那就等于巴结讨好杨书记。

    砰,蔡远抬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随即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李初年。

    厉声喝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这是镇党委会议,能让你列席参加,也完全是看在邱副镇长的面子上,可你没有自知之明,乱放厥词,竟然敢当众顶撞杨书记?你现在马上滚出去。”

    李初年就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蔡远,轻蔑地道:“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你还让我滚出去?你算老几?这次会议涉及水利工作,镇水利站就我自己。我不但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,还有资格陈述我的意见。”

    李初年这番话上纲上线,还说的滴水不漏,其他人听了也不禁心中暗叹李初年说的很有道理。

    李初年虽然是针对蔡远,但他这话却是说给杨立铎谭峰等人听的。

    蔡远眨巴了下眼睛,竟然一时找不到反驳的措辞。

    但蔡远狡猾奸诈,随即又有了反驳的理由:“李初年,这是镇党委会议,会议已经做出了表决结果。我作为镇党委办公室主任都没说话,你一个小小的水利员还在这里磨叽什么?”

    砰的一声,李初年抬手拍了一下桌子,他的力度比蔡远刚才拍桌子的力度大多了,把蔡远给吓了一跳。

    “蔡远,你是镇党委办公室主任不假,但这是涉及水利的会议,你没资格说话,但我却有资格。”

    杨立铎忽地一下站了起来,挥了挥手,很不耐烦地道:“按会议表决的结果执行,由谭镇长和蔡主任负责具体落实。散会。”

    晚上八点多,省委组织部陈振业部长还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。

    他在等一个人。

    秘书推门走了进来,低声汇报:“陈部长,童处长来了。”

    陈振业忙道:“快请她进来。”

    风尘仆仆的童肖媛从外边走了进来。

    “陈部长,我回来了。”

    陈振业立即起身,从办公桌后边走出来,热情地道:“肖媛,辛苦你了!快请坐。”

    童肖媛坐在了沙发上,秘书立即端过来一杯茶,随后退了出去。

    陈部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,道:“肖媛,这么着急地把你叫回来,是因为明天早上就要召开常委会了。你现在就把你这次秘密走访的情况详细说一下。”

    “陈部长,我这次到苍云县秘密走访了一个多星期,发现了很多问题。”

    但陈部长却突然道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    童肖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道:“还没有。”

    “我就知道你这丫头光忙于工作,都来不及吃饭了。我也没吃,我让秘书去食堂打饭,咱们边吃边谈。”

    童肖媛高兴地点了点头。


    相关推荐
    合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