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:从离婚后扶摇直上
    作者天涯行者   时间2024-01-29浏览31
    为您推荐:

    普普通通的机关科员姜云山刚被亿万富豪前妻嫌弃离了婚,转身就娶了背景惊人,强势霸道的女领导。 蹉跎五年的仕途之路就此骤然爆发生机,一路青云直上,扶摇万里。 前妻说:“他的才华不应该浪费在仕途之上…” 现任说:“仕途才是他真正应该纵横的疆场…” 前妻与现任,权势与财富,交织纠缠着,成就了姜云山不一样的官场人生。

    官场: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无广告阅读

    通过微信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

    大开眼界

    “还是老汉我来帮这位官老爷回答吧,去年村里每户领到了救济金十八块二毛…”

    “而所谓的救济物资,一共就是挂面三把…”

    “怎么样?老汉我没说错吧?”

    老汉嘴角微扬,双手撑着膝盖站起身,在鞋底上使劲敲了敲烟锅子。

    “候大武,你在瞎说什么呢?”高山急了,急忙出声斥责那个老汉。

    他认识这老汉,是半山村前任支书,也是乡里出名的刺头。

    “嗤!我瞎说?村委会里又不是没有账本!要不要老头子我翻给你看?”老汉嗤笑一声,一脸的不屑。

    “这就是你们乡扶贫办的扶贫措施?我来之前查过记录,拨给你们乡的扶贫款可不是个小数目!”宁景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。

    一年一户十八块二毛的救济金和三把挂面,这个标准绝对远远超出了她的心理下限。

    “这个…全乡的扶贫款需要统筹安排…”高山硬着头皮解释。

    “那高主任…请你来告诉我,这半山村一共有多少户?”宁景瑜已经开始有些压制不住怒火了。

    “这…我不清楚…需要问一下村支书!”高山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,小声的回答。

    按说对县里扶贫办的一个副主任,高山并不需要如此小心。

    但是偏偏乡长事先给他打了招呼,一定不能得罪这个宁主任,所以高山才会如此忐忑。

    他怕的不是宁景瑜,而是乡长。

    “他们这些乡里的官老爷知道个球,除了吃吃喝喝,啥都不知道…”

    “而且自己不干事不说,还不让别人干事!”

    这时候,那个叫候大武的老汉又插嘴了,看上去,他好像专门就是要给高山添堵的。

    “大爷,能说说他们都不让谁干事了吗?”宁景瑜心里一动,便主动和颜悦色的开口问起了候大武。

    “还有谁?小姜同志呗!”候大武瘪瘪嘴,用烟锅子指了指还在和村民叙旧的姜云山。

    “他?他都干什么了,让你们村里人都这么欢迎他呢?”宁景瑜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  候大武嘿嘿一笑:“那说来就话长了,这位领导要是不嫌弃,老汉就和你说说?”

    “大爷,我叫宁景瑜,是县扶贫办的副主任,你慢慢说,今天我就是专门来听你们说话的!”

    宁景瑜对候大武的态度完全不一样,显得非常的和蔼可亲。

    “我记得那是四年前吧,小姜同志那会还在负责具体的扶贫项目…”

    候大武一脸追忆的模样。

    “为了给村里人找条活路,小姜同志足足在村里窝了一个月,每天跟着村民漫山遍野的跑…”

    “然后,他又去了县里,市里,省里,跑了一两个月,最后好不容易才给咱村子拉来了一个愿意投资的商人!”

    “给你们村里拉来一个投资商人?”宁景瑜感到有些奇怪了,她很难想象会有商人愿意来这路都不通的村子投资。

    “是啊…当时我们也不敢相信…”

    候大武叹了口气。

    “那商人和村委会达成了协议,要在村里建一个小型鲜笋加工厂…”

    “不仅如此,他还愿意出资十万帮我们修一条简易的泥土公路!”

    “有这么好的事,后来为什么没成呢?”

    宁景瑜不用猜都知道,这事最后肯定是黄了,不然半山村也不会是如今的样子。

    “嘿嘿…这事,领导就得问问乡里的官老爷了!”候大武怪笑一声,却是不肯继续再说了。

    宁景瑜闻言,立刻转头看向了高山。

    她发现,这时候高山的表情十分怪异。

    “高主任,你说说吧?”宁景瑜的语气很淡然。

    “这…要不宁主任抽空私下问问我们周乡长吧,这事我不太好说!”高山的表情有些尴尬。

    “是这样吗?”宁景瑜的脸上若有所思。

    “宁主任…这事还是我这个当事人来给你汇报吧!”

    这时,和村民们寒暄完了的姜云山走了过来。

    “当初那个要投资的商人向乡里递交了意向,当时分管工业的何家明副乡长在具体接洽的时候提出了要求…”

    姜云山说到这里顿了顿。

    “何副乡长的意思是,那商人既然愿意出资十万修路,那肯定也不在乎给乡里捐点资金改善一下办公环境…”

    “于是,何副乡长就代表乡里和那个商人谈了,让必须捐十万给乡里,否则他的企业就不能在石岩乡落地!”

    姜云山的语气虽然听上去很平静,但宁景瑜却感受到了他心中隐藏的怒火和不屑。

    “然后,来投资的商人因为没有答应乡里的条件,所以就没能投资建厂是吗?”宁景瑜觉得这事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  “是…是的…不过事后乡里也对何副乡长的不当行为做出了处理!”高山急忙开口补救。

    “哦?那最后是怎么处理的?”宁景瑜的语气有些奇怪,这才刚调到扶贫办,她就已经觉得自己简直是大开眼界了。

    “乡党委政府,对何副乡长进行了训诫谈话,并让他在党委会上做了检讨!”高山硬着头皮回答。

    他其实也知道,这所谓的训诫谈话和检讨其实就是糊弄老百姓的。

    “原来是这样啊?”

    宁景瑜没有再问下去,因为那已经超出了她这个县扶贫办副主任的权限。

    但是,却并不代表这事就这么算了。

    骨子里,宁景瑜其实是有些侠义心肠的,而且她的出身也给了她做事不去计较后果的底气。

    “姜云山,你跟我过来一下!”

    宁景瑜说完,就朝着远离人群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姜云山没有立刻跟着过去,而是先低声和老支书候大武说了几句话。

    “你刚才和那个候大爷在嘀咕什么?”宁景瑜皱着眉,上下打量着姜云山。

    她突然有些好奇,姜云山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。

    “没什么…就是告诉他让人准备点野味,好好巴结一下宁主任!”姜云山笑了笑,语气有些调侃。

    “正经点!现在是工作时间,说正事别给我嬉皮笑脸的!”宁景瑜脸色一沉,一张俏脸上顿时满是寒霜……

    接下来,姜云山的一番话却是让她脸色一变。


    相关推荐
    合作留言